從醒來的那刻,內心一直渴望著一杯咖啡

然而,時間卻匆促的不允許,只好被強迫式的開了機

認命吧,只能認命了啊!

  

對於咖啡的需求,就如魚離不開水

直至傍晚,在電力將近的傍晚,來到巷裡的小咖啡店,

望過玻璃,無人的咖啡館來的正好,我想喘息。

    

小店從外一覽無遺,座位也沒幾個,卻依然堅持要寬而舒適

真要坐滿了,可就熱鬧了

  

即使不大,該有的模樣,他怎也不想遷就

闆娘指著老闆,笑著說「他處女座的!很龜毛」

忙過一杯咖啡,就見著老闆拿下一旁的吸塵器,檯面真是「一塵不染」

  

咖啡館,該有些甚麼?除了咖啡之外,甜點?輕食?

他們除了咖啡之外,就沒有了

是想專注把一件事做好吧!

一組鬼齒刀、一組平刀,兩組磨豆機針對不同的咖啡豆,甚至調配水的比例配合咖啡的需求

    

咖啡,就一杯咖啡,他給的就一杯咖啡,最單純的原味

想要甜一些,或是想要不同的甜,自行發揮

  

用著僅存的意志力,從早,到晚

此刻,迫切需要咖啡,還不只一杯,卻來了四杯?

兩杯小的,是涼的,一時間就能品到咖啡的冷熱兩種面貌

   

兩杯,選了截然不同的調性,一杯日曬 天籟利姆

實際上不如預期的日曬那般發酵的酒香濃厚,帶著蜂蜜那種溫和的甜韻

酒香存,卻不濃,就像Cider一樣,淡雅的風格,不如濃酒搶盡風頭,隨著時間流逝,悄悄地,它也變得輕盈

   

而濃淡相映,豈能不來杯水洗,才有了綠頂 帝比卡

入口一股濃郁清徹的香氣迎面而來,沒有一絲的柔情,卻在嚥下喉的一瞬,直往鼻腔竄上一股花香,忽而跳脫原有的剛毅

而涼飲之下,就回歸水洗的澄淨,當咖啡入喉,香氣也隨之消散

  

坐著,聊著,就這麼聊到晚了,老闆端來一杯拿鐵,嘗嘗看,他說

這杯拿鐵,要說平凡,還真平淡,要說特別,也真特別!

無疑達到了50-50的精準平衡,在咖啡與乳香之中沒有誰偏重,而是形成絕佳的搭配,用咖啡的醇苦提攜鮮乳的香,以鮮乳的溫潤點綴咖啡的香氣

   

黑板上,唯一不是咖啡的大概只有這果醋

微微的酸透出淡雅的梅子香,嚐起來爽口不艱澀,對於平時怕醋的人,卻又反倒合適

 

咖啡館,要多大才能完整?

豆單,要多少才算豐富?

Arosa café沒有糕點,有的,只有咖啡,還沒有各種花式咖啡

他講究的,是每隻豆子的風味,費盡苦心,呈現自己心中最好的狀態

偶爾,我們在咖啡館找午茶,在這,可沒有

這是一間獨立咖啡館,一間,真正獨立出自己風格的咖啡館

 

店家資訊:

地址:高雄市新興區仁愛一街74號

營業時間:8:00~18:00  週日公休

店家連結

(啡棠是個愛吃愛玩的人,常常忘東忘西,如有問題或錯誤都請不吝指教,未來也會不定時更新喔!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啡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